我工作的云南天文台,有人造卫星研究室,我也参与了探月工程的工作,所以很关注我国航天事业的发展。

  我们一行驱车游历祖国大西北,行程八千多公里,历时16天,其中最激动的一次就是参观酒泉航天城。

  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立于1958年,导弹卫星发射两用,实际位于离酒泉300公里远的巴丹吉林沙漠深处。

  1992年后酒泉发射中心是中国载人航天的试验基地,神舟一号至十号都是在这里发射的。我们参观了第一位进入太空的航天员杨利伟住的宿舍,航天员出征仪式的舞台现场还保留着。我们都到台上摄影留念。体验一下壮士出征的情怀。

  就在我们去酒泉参观前不久,816日,量子通讯实验卫星也是在这里发射的。

  没有发射任务的时候,可以走到很近的距离观看发射塔架的结构,兰色的钢结构巨人,映衬在兰天白云中,宏伟庄严。个人在塔下拍照,就显得十分渺小了。钢结构很致密,似乎很笨重,但在火箭发射的各个阶段,它可以灵活精准的动作。发射塔下面有一个很深的倾斜的水泥坑道。火箭发动机喷出的烟火,经过这个坑道降温后溢出地面。发射时,人员要疏散到几公里之外才能保证安全。但你可以在酒泉控制中心甚至在北京的航天控制中心看到火箭发射的细节。重要的发射任务,如天宫一号的发射,电视台现场直播,你坐在家里电视机旁也能观看。但是站在发射塔下那种庄严神圣的感觉不到现场是感觉不到的。

  中国的航天事业,不仅有聂荣臻,张爱萍这样的帅才,有钱学森这样的天才设计师,还有千千万万在这个领域付出牺牲的无名英雄。

  让我们感动至深的是航天城里的东风烈士陵园。陵墓占地3万平方米,像一个军阵,从元帅、将军到士兵,共672位英灵,平均年龄只有24岁。聂荣臻元帅一生领导着中国的尖端国防建设,他怀念一生中与他共同战斗的战友们,遗言要把他的骨灰葬在酒泉东风航天城。说起聂荣臻元帅,我特别到他墓前拜祭,因为我1962年大学毕业时,他曾在国防部接见我们南开大学原子核物理专业14位毕业生,作了长篇讲话。我记住的要点就是毕业工作后要谦虚谨慎团结合作。讲话全文后来发表在〈中国青年〉杂志上。

  大国的崛起,从十六世纪起,西班牙、葡萄牙,乃至号称日不落的大英帝国,靠的是制海权。二次世界大战,制空权上升到首要地位。当今世界,人造卫星的重要性日益彰显,大国崛起的目光更多转向了太空。

  通讯卫星的出现,使手机语音和视频通话非常便捷,那是因为卫星和地面的互联网已经实现天地对接。崇山峻岭已不能阻断远方亲人之间的信息交流。气象卫星监视着大气层中的云图。气象预报越来越准确。GPS和北斗导航系统,让我们的汽车在复杂的高架桥上也能在语音指导下驶向既定目标。甚至步行的人也可以利用卫星导航不至于迷路。

  我们天文台的观测研究在征服太空的过程中也起到重要的作用。卫星的观测,轨道的计算是天文台的长项。探月卫星的定位,嫦娥卫星数据接收也是天文台承担的任务。太阳风暴空间天气对卫星的发射和运行影响很大,这也是天文界正在研究的领域。在这个渐行渐近的太空时代,天文工作者肩上的任务是繁重而艰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