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文化强国”战略的提出

    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通过了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建设“文化强国”的国家战略。当天发表的会议公报强调“增强国家软实力,弘扬中华文化,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立与西方价值观所鼓吹的民主和三权分立等内容不同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培育主流文化,重振民族自信,实现“文化兴国”。

    十七届六中全会是十七大以来中国共产党首次将文化议题作为中央全会的议题,实为罕见。会议旨在“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以实现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全世界发挥与国力相称的软实力的作用。

    二、建设文化强国的国际、国内背景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经济增长显著,规模不断扩大,综合国力显著增强,国际影响力明显提高。特别是经历08年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之后,我国一跃成为超过日本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声势直逼美国,有很多权威经济学家都纷纷预测,到2020年我国的经济总量可以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尤其是在当前的国际环境下,欧债危机持续恶化,美国失业问题继续加深,经济疲软,社会矛盾激化,“占领华尔街”运动蔓延美国的数百个城市,还在扩展。而我国国民经济继续保持平稳快速的发展,成为提振世界经济的最重要的力量。但是,相对于经济发展的速度和规模,我国的文化建设和文化国际影响力严重滞后,成为民族全面复兴的一个重大的制约瓶颈。这种情形正如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断言,“一个只能出口电视机而不是思想观念的国家,成不了世界大国”。

    中国的经济崛起曾被称为“21世纪最激动人心的大事”,但是这种崛起不应该只是物质财富的扩张、经济格局的重建。这种崛起也表征着中国在自己特有的价值观和国家轨道上成功的为人类指明了另一种人类文明的方向。正如国家行政学院的某位学者的论断,“大国要有话语权,不能由西方国家决定人类文明的方向,中国有责任提供另一种选择”。“文化强国”战略的提出就是拥有10多亿人口的中国为要人类提供一种文明演进新途径的伟大宣言。                                                       

    从国内需求来看,随着人民群众收入水平的提高,城乡的繁荣,在物质生活水平得以显著改善的基础上,我国人民对于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也越来越旺盛。人民群众对文化生活的要求更加广泛、深入和多样。但是,目前显著的一个状况就是,文化建设大大滞后于经济发展和物质消费。束缚文化产业的发展的体制性因素和政策性因素尚未得到彻底的解决。由于文化建设的相对缺位导致见利忘义、诚信缺失、唯利是图、好逸恶劳、贪污腐败等严重道德危机的社会事件时有发生,封建迷信、恶俗下流和黄赌毒等丑恶现象沉渣泛起,这不仅严重影响了国家形象和社会稳定,还激化了社会矛盾和增加了社会运行成本。物质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精神空虚也不是社会主义。因此,要通过文化发展和文化振兴来提高公民的文化水平和道德修养,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提升国民形象,这也是建设和谐社会精神层面的应有之义。

    三、建设文化强国的目的

    建设“文化强国”的国家战略的提出是我国总体经济水平跃居世界第二名,综合国力大大提升,我国人民物质生活水平得到了极大地提高的历史背景下的必然产物。当前的世界文化和舆论主导权依然掌握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手中,这是西方经济长期在世界经济中占统治地位的结果。西方发达国家非常重视通过文化产业和传媒产品输出其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以美国为例,“好莱坞”输出的影片占据了全球三分之二的电影市场的票房,赚取大把钞票的同时,也输出了美国核心价值观。美国文化产业贡献占整体经济总量的三分之一,体现着美国在当今世界上无可争辩的国家“软实力”,成为西方所倡导的“普世价值”的最有力的推手,这也严重地威胁到我国作为有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文化安全。我国政府提出的振兴中华文化的目标,其消极方面是“守”,构筑对强势欧美文化的“防波堤”,捍卫国家的文化安全。主要体现在:国家根本制度的安全,意识形态的安全,价值观念的安全和优秀传统文化的安全。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宪法》明确指出: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目前,我国正处于改革发展的关键时期,各种矛盾与问题交织激荡,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对我国和平崛起的堵截更是变本加厉,颠覆社会主义制度,打断我国和平崛起的进程是目前西方资本主义的主要的外交目标。在未来一段时期内,我国根本政治制度的文化安全在整个国家安全中的地位将进一步凸显。西方强势文化的输出在意识形态上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危害,如不重视,会导致极其严重的后果。西方国家在国际上导演的”茉莉花革命”、“阿拉伯之春”决不能在我国上演。我们有五千多年的文明史,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是世界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热爱国家、爱好和平、强调责任和以家庭、集体为重的优秀的传统文化决不能被西方打着民主、人权的幌子被个人至上的自由主义所取代。目前,西方资本主义所倡导的个人至上的自由主义对我国年青一代的影响可谓触目惊心。如不重视,实现建设和谐社会的历史使命将困难重重,成为全球有影响力的大国梦将实现无期。所以,“文化强国”的国家战略的提出,也是面对西方强势文化的入侵和蚕食的防守和抵抗。

    从积极的方面来看,“文化强国”战略是在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国内建设取得了全球瞩目的成绩,作为发展中的大国积极谋求其国际影响力的大背景中提出的。文化交流由单纯的防御开始转向积极地进攻,即文化输出。由政府主导,遍布全球的300多所“孔子学院”就是我们文化觉醒和文化自信的证明。在全球化的背景中,大国不仅在经济领域举足轻重,在文化领域也是拥有决定性的发言权,强势的文化就是国家竞争力的体现。谋求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没有文化的强大和文化的全球性影响力,这个目标是实现不了的。由于文化产业是绿色产业,在GDP中所占的比重越高,经济结构就越趋向于合理和平衡,对环境的保护就越大。同时我们也看到,中华文化的代表性理念如“天人合一”、“生生和谐”、“和而不同”、“厚德载物”可以有效地弥补西方文化中的个人主义、崇尚强力、单向思维等缺陷,通过建设我们的文化影响力中国可以在国际经济和政治新秩序中发挥积极的作用,贡献全人类。

    四、文化强国的外在表征

    (一)强大的经济和军事的影响力,这是强势文化所赖以存在的前提。所以,要建设文化强国,我们还得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加强国防。贫穷和软弱的国家,其文化不管如何博大和深邃终不能成为影响世界的主流文化。美国所代表的西方文化之所以在全球成为强势文化,是以其卓越的经济、科技和军事实力为前提的。这也是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的外在保障。

    (二)极高的国民素质和受教育程度,这是文化创造的源泉。文化强国是以文化强民互为因果的。目前我国的教育投入相对不足,距离文化强民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西方发达国家都非常重视在教育上的投入,其发达的文化产业就是其先进的教育体系和对教育资源的重大投入的积极成果。极高的国民素质和受教育程度是民族绵绵不绝的创新活力的源泉。

    (三)文化人才辈出,涌现出一批拥有国际影响力的文化、艺术大师和科学家。形成有中国特色文化基因的哲学、艺术和社会科学流派,在全球有深远和广泛的影响,形成不断涌现,引领世界潮流的文化艺术节目、作品和产品。这也是民族凝聚力、民族自信心和民族感召力的深层动因。

    (四)文化产业极大发展,文化企业的国际影响力和竞争力大幅提高。文化产业占GDP的比重应该超过10%,引领世界文化潮流。

    (五)拥有旗帜鲜明的主流文化,这种主流文化呈现出比西方文化更为先进的特征。它能涵盖西方先进文化的种种优点,同时避免其在发展和实践过程中的弊端,更加适应未来的需要,为人类提供更自由、更光明、更美好的发展方向。没有一个系统化、理论化的主流文化的强势输出,我们就缺乏成为文化强国的“文化主体”,即我们到底拥有什么样的文化,它为什么比西方文化更优越(至少和西方文化一样优越),它本身拥有怎样的魅力来吸引大众的信服,我们拿什么来贡献给当今的人类精神家园。

    这五项指标即是文化强国的外在表征,又同时标示着建设“文化强国”的巨大挑战。要建设“文化强国”这五个方面缺一不可。在这些方面,我们还有很严峻的历史任务要完成。

    五、建设文化强国急需解决的三个问题:

    “文化强国”这一战略目标的提出,旨在增强我国的文化软实力,建设与我国经济规模相匹配的文化影响力,同时在国际范围内争取到作为一个大国的话语权。实现“文化自强”成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到2020年)我国文化建设的一个中心任务。要实现这一宏伟的战略目标,以下三个问题需要认真思考:

    (一)我们有怎样的文化体系(主流文化)可以在国际上发挥积极影响?此种主流文化在那些方面比西方文化更先进(或者至少可以平等的去对话和竞争)?我们的文化在哪些方面可以保证未来人类文明的更光明的方向?目前在意识形态里,我国的主导思想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而在国际上积极弘扬和发挥影响力的更多的是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建设文化强国要更倚重哪种文化体系?如何有机地将两者结合在一起?

    (二)在我国“小社会、大政府”的社会现实下,谋求我国文化的国际影响力,谁应该成为文化输出、文化传播的主体?是政府主导,还是民间团体?如果是政府主导,会直接引起西方国家的疑虑和担忧,会被看成是“文化入侵”,从而有意识地产生抵触和排斥。如果是民间团体主导,我国目前民间社团的发展还处在一个非常低的水平,非政府组织的力量非常小,生存空间也很逼仄。西方的“和平演变”和文化输出更多的是非政府组织和文化产业社团。

    (三)推动文化大发展,如何面对系列的体制机制问题?长期以来,在文化体制改革的领域主要的问题表现在:政府即管文化也办文化。这种职能的混淆使得政府在文化发展领域定位不清晰,应该早日的实现从办文化到管文化的职责转变。其次是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概念不分。概念上的模糊导致管理上的混乱,文化事业要通过政府行政的力量来发展,文化产业更多的要交个市场来决定其未来。第三,掌握大量国家资源的公有制文化单位,游离于文化市场之外,缺乏创新和竞争,“主体”缺位情况严重。